“棍,”蝈蝈问我,“有何良策?”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2-15 23:40
  “你没课吗?”她问。   “有,没去,”我说,“陪朋友办点事,你呢?”   “我在昆明!”她笑。   我有些吃惊。   “怎么跑那了?”   橘红色的天空中,一只麻雀飞过去,又一只麻雀飞过去。   她沉默了一会儿。   “我失恋了。”她突然说。   她的语气淡淡的,听不出忧伤,而我的泪却无法自制地哗啦、哗啦、哗啦、哗啦,流淌而下。   蝈蝈跟小Q转身看着我,一脸的惊愕。 第四章2   她被那孙子玩腻之后,甩了。当然她没这样跟我说。“我俩兴趣爱好相差太远,没什么共同语言,所以我提出了分手!”她是这样说的。我心说,妹妹你别骗我了,被你蒙了这么多年,我识别能力早上去了。   就凭她说话时的凄凄冷冷凄凄,足以说明,是那孙子将她一脚蹬了。   可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我并不幸灾乐祸。在这点上,我痛恨自己。我还深深爱着这个抛弃了我的女人,一个彻头彻尾的破鞋。   “棍,”蝈蝈一脸诚恳,“你还会跟她好吗?”   此刻我们仨坐在湖边的长椅上,咯吱咯吱吃着刚买的苹果。   “要我说别要,”小Q掏出烟,给我俩一人一根,“还是跟玫瑰好好弄弄吧,多好的女孩,不搞可惜了!”   “就是,”蝈蝈附和道,“玫瑰确实挺喜欢你小子的,人又善良,还写的一手好诗,比老K写得强多啦!”